Take a fresh look at your lifestyle.

Mr. Jack 第二十回

0 115

"不要害羞,我們從 – 小 – 便 – 相識。"Jack 說。

"不要說爛笑話!!認識你是我一生人最麻煩的事!"小強異常不滿。

Jack 接過褲子,在兩個褲腳上打結,小強的褲子立即變了一個布袋。

"你在做甚麼?"只剩下底褲的小強說話的信心也小了。

"柏油路 … 啊不是,應該説是瀝青路,室溫之下它的粒子太活躍,要令它減慢內部撞擊的速度,需要急速冷卻才行,所以要你的褲子。"Jack 一面說一面看看滅火筒上的標籤,寫著 CO2。

他把滅火筒口塞入’布袋’,然後按下活塞,滅火筒內的氣體二氧化碳不斷充入褲子內,褲也漲了很來。

一分鐘不到,Jack 説:"差不多了。” 他搖一搖’布袋’然後打䦕褲襠,整條褲都在冒煙。

小強:"熱的嗎?"

Jack:"很冷,乾冰的溫度是零下八十九度,但不小心還是會燙傷的。"他向著前面’同胞勿近’的方向,出盡全力從’布袋’內拋出大量的乾冰碎塊,碎塊滑動得很快,轉瞬間已滿佈前面的地面,最遠的剛好滑到紙箱前。

小強:"乾冰?哦,這下我明白了,在你家中有那麼多滅火筒,原來是要用來製乾冰做雪糕用的,那樣子你可節省很多。"

Jack:"呵呵,我只是’借’那些快要到期的來用用。"

乾冰在冒著白煙,由於二氧化碳是惰性氣體,在場眾人都知道是很安全的。一分鐘過後 Jack 用手指按一按地面,本來十分堅硬的瀝靑好像變得軟了,他好像很䦕心的樣子在喃喃的說:"應該可以了。"然後用音叉輕敲地面,拿到耳邊細聽。

他再敲一次,這一次敲得重了一點,又拿到耳邊細聽。

只見 Jack 第三次拿起音叉敲打地面,像用了全身的力氣,這下他沒有放到耳邊,而是把音叉指著前方的紙箱,然後平放在柏油路上。

眾人再次有耳鳴的感覺。

Jack 向身旁的小強微笑道:"你脫掉的褲子沒有白費。"這時只見前方 …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